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www.867.net-澳门威尼斯注册网址www.867.net > 生活旅游 > 阴山山峰,使赵国的北部疆域扩展到了阴山山脉

阴山山峰,使赵国的北部疆域扩展到了阴山山脉

文章作者:生活旅游 上传时间:2019-10-18

高阙塞

问题:赵武灵王究竟为何要修建包头境内的赵长城?

论西北地区诸长城的分布及其历史军事地理

www.867.net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94天 23小时 6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www.867.net,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我国长城的建筑,起源甚早。春秋之世即已有之1”其后至于战国,就更为繁多。齐、楚、韩三国自各有其长城,魏有东西两长城。燕赵两国又有其南北两长城。秦 国所筑更多。前后就有三条。就是七雄之外的中山国,也难得独为例外。这些长城分别建筑于今河北、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古、宁夏诸省区境内。其南且及于今 山东、河南两省,在今山东省的长城,蜿蜒于这个省的中部。在今河南省的长城,除其中部外,则曲折于其西南部。战国时期,七雄虽相互并立,却都是华夏之邦。 而曲折于今河南省西南部的长城,更南及于汉水支流白河流域。 自战国七雄肇其端倪,秦汉两代继之,先后都有所设施。就是在南北朝时 期,北魏虽一再南征,企图夷灭江左王朝,可是也不能不在其北疆建筑新的长城。这样的设施自北魏历北周、北齐而至于隋代。秦汉时期的长城,建筑在今甘肃、宁 夏、内蒙古、河北、辽宁诸省区,秦长城更远到今朝鲜北部。南北朝时期和隋时的长城,差为较近,分布于今陕西、山西、河北和宁夏、内蒙古诸省区。 再后到金时,也曾在其北部修筑了作用略同于长城的界壕。分布在黑龙江和内蒙古请省区。现在坊间所刊印的地图中所绘的长城,则为明代所修筑的。一般说来, 明长城西起嘉峪关,东至山海关,经历北京、河北、山西、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各省市区。其实蜿蜒于辽宁省内的边墙,也应该是当时长城的组成部分,不应 舍而不论。 这里所说的只是对于长城的建筑略作回顾。这是说长城的建筑,上自春秋,下迄明代,一些王朝或政权都陆续有所致力,涉及 到现在北京、河北等11个省市区。西起甘肃,东迄辽宁,北起内蒙古,南至河南,范围十分广大。现在有人持坊间刊印的地图,以所标绘的明长城就是我国唯一的 长城,并谓我国历来都以这条长城为边界。这是有意歪曲历史事实的谰言,是难于取信于世人的。 长城的建筑是有关军事的设施,用以弥 补地理形势的不足,防御外来的攻击,保卫疆土的安全,特别是都城及其所在地区的安全。我国历史悠久,王朝政权先后不一,其中曾经建筑过长城的王朝政权,其 都城所在以关中最居多数,计有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和统一六国后的秦王朝,还有西汉和北周,最后则是隋朝2。因而在其附近及有关的地区先后建立起长城,有些 王朝政权的都城虽不在关中,为了保卫它的疆土和都城,也在这里有关地区建筑起了长城。战国时期的魏、赵两国和后来的北魏、金源、明朝就都是如此3。 这里所说的关中附近及其有关的地区,概括起来说,就是现在西北地区内的相当广大部分。西起甘肃省的西端,东至陕西省的黄河岸边,南起秦岭,而北抵阴山之北。为了方便起见,仍以西北地区相称。 长城的建筑是有关军事的设施,这里进而论述它的历史军事地理,以求正于方家。由于一些长城所经过的地方,说者容或有不尽相同处。兹篇就先论述诸长城的布局,确定诸长城的所在地,然后进而论述其历史军事地理。 壹 西北地区诸长城的布局 一 起伏于重泉附近洛河两岸的秦国“堑洛”长城 西北地区建筑最早的长城,当推秦国“堑洛”的长城。其时在秦简公七年4,亦即公元前408年,也是在《春秋》绝笔后的72年,周威烈王二十三年的前5年。 这条见于《史记》记载的长城,文字十分简略,不过《史记》在记载“堑洛”之后,接着就说“城重泉”。重泉城的故址在今陕西省蒲城县东南,东距洛河仅3 里,则所谓“堑洛”当在这条洛河的近旁。为什么称为“堑洛”?有的人就字义作了解释,说是铲削洛河岸边的山崖。但这并不等于说就没有在洛河岸旁另外建筑过 城墙。近年不佞在蒲城县东洛河右岸发现一段长城遗迹,其长虽仅有324米,遗址中的残砖瓦已足以证明这是秦国的旧建筑5。这条长城遗迹隔着洛河,对面就是 大荔县的长城村。长城村不仅以长城为名,其地就有一条长城。这条长城为魏西长城。这里的魏西长城其实就是由秦堑烙长城改筑的6。 这条秦长城既以“堑洛”为名,自与洛河密切相关。洛河源远流长,秦国“堑洛”不会和洛河一样的长远。春秋战国之际,秦晋以至于秦魏在河西屡有争执,所争者虽有数处,但大致不出于今蒲城、白水、澄城、大荔诸县间,则“堑洛”的长城,亦当在这几县间的洛河附近。 二 “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的魏国西长城 继秦国“堑洛”的长城而起的,当为魏国所建筑的长城。魏国有两条长城,其东长城在今河南省旧原武和旧阳武以及郑州诸市县间。其西长城 则在今陕西省境内。《史记》所说的“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7和“筑长城,塞固阳”8,就是魏国的西长城。 这条 魏西长城的起迄所在及其经过的地方,历来就有一些不同的说法,其症结所在出就来自《史记》这两条记载。具体说来,是因为对上郡和固阳两地的解释有所不同。 战国时期秦国曾建置过上郡,秦统一后,仍因用故名,迄至两汉,皆未尝有所改易。这个上郡的治所在今陕西省榆林县南。汉时有稒阳县,其遗址在今内蒙古自治区 包头市附近,今其地仍设有固阳县。有的人就以为设在今榆林县南的秦上郡和设在今固阳县的稒阳县,为《史记》所说的和魏国西长城有关的上郡和固阳。这样魏国 的西长城,在自郑滨洛之后,一直向北伸迁。经过现在的榆林县,达到现在的固阳县。魏国只是战国七雄中的一国,它的疆域是有限的,现在的榆林县和固阳县当时 为赵国的土地,魏国怎能把它自己的长城建筑到赵国的土地去?《史记》所说的稒阳应即现在的陕西省合阳县9。魏国当时也置有上郡。魏国的上郡就在河西,不能 远至今陕北,其治所也不能远在今榆林县10。 《史记·匈奴传》说:“魏有河西、上郡,以与戎界边”。既与戎界边,可能为了有所防 御而建筑长城。其实不然。《匈奴传》所说的应为战国初年事。至迟是在秦昭襄王、赵武灵王和燕国相继筑长城以距匈奴之前。因为《匈奴传》下面接着说:“冠带 战国七,而三国边于匈奴”,这三国自应是秦、赵、燕,与魏国无涉。 为了说明魏“与戎界边”为战国初年事,不妨略一回顾秦魏两国所 谓河西以北地区的往事。春秋时,秦国土地东北只到彭衙11。彭衙在今陕西省白水县东北。在今陕西省韩城县南为梁国12,就是后来的少梁。少梁先属秦13, 后为晋国所取去14。彭衙和少梁之北,乃是白狄的居地。及三冢分晋,魏国得河西地,文侯因之设上郡15。《史记·匈奴传》所谓“与戎界边”,当指此而言。 战国初期,秦、魏、赵都向白狄居地发展,秦、赵两国开拓所得似较魏国为多。《战国策》载苏秦说齐闵王时曾经提到:“昔者,魏王拥土千 里,带甲三十六万,其强而拔邯郸,西围定阳,又从十二诸侯,朝天子以西谋秦”16。所说的魏王自然指的是惠王。魏王谋秦要西围定阳,而西围周定阳又在拨邯郸之后,则此时定阳已是赵国的土地,惠王取道定阳以谋秦,正是企图由定阳西南行,可以通过今黄龙山和子午岭之间洛河河谷的道 路,向南进攻咸阳。 定阳既已为赵国的土地,为什么魏国攻秦反来要取道于赵国的境内?因为定阳以南就是今黄龙山区。山路崎岖难行, 迄今犹未有较为易行的大道。当时舍定阳之外,殆别无他途。其后秦魏两国战于雕阴17。雕阴在今陕西省富县北,位于定阳之西。魏国出兵之途当仍取道于定阳。 雕阴隔在定阳之西,属秦属赵不可具知,显然不是属于魏国,雕阴之战魏国是进攻者。至少雕阴之南已是秦国的疆土。秦国的上郡塞就筑在上郡之南。雕阴之战时, 魏国的霸权已告衰落。魏惠王当不复作由此进攻咸阳的设想。然而仍攻秦国于雕阴,可能是借此以减弱秦国对于其西长城的压力。就是这样的行动也足以证明雕阴之 南已为秦国的疆土。因此可以肯定说,当魏惠王筑西长城时,魏国早已不“与戎界边”了。 魏国在河西的疆土既已如此,则其上郡就不能超越此地,而设置于其北各处。始说魏国上郡所在的为张守节的《史记正义》。 《史记》卷五《秦本纪》:“惠文君十年,魏纳上郡十五县”。《正义》:“今鄜、绥州也”。唐鄜州治所在今陕西省富县,绥州治所在今陕西省绥德县。上面所 说的雕阴就在唐鄜州北。如上所说,雕阴之战时,其地已非魏国疆土。自和魏国的上郡无关,张守节在这里举出绥州,当因《括地志》之说而致误。因为《史记》卷 四四《魏世家》的《正义》就说过:“云:‘上郡故城在绥州上郡上县东南五十里,秦魏之上郡地也’”。这是以唐上郡为秦魏上郡,秦上 郡治所在肤施,见于《水经·河水注》,魏王泰不应以唐上郡为秦上郡,更不应以秦上郡为魏上郡。张守节于此还加了按语:“丹、鄜、延、绥等州,北至固阳,并 上郡地”。唐丹州治所在今陕西省宜川县,延州治所在今陕西省延安市。如上所说,战国时赵国疆土已达到定阳。定阳就在唐丹州境内,何能以赵国的疆土作为魏国 上郡的辖地。唐延州于战国时尚未见诸文献记载,张守节以之为魏国上郡地,可能是出自杜撰。张守节以魏上郡北至固阳。这是以汉稒阳县说战国时的地理。汉稒阳 县于战国时为赵国的疆土,乃赵武灵王战胜林胡、楼烦所得的新地,魏惠王无由攘夺赵地,据为已有。张守节于此还接着说:“魏筑长城界秦,自华州郑县已北,滨 洛至庆州洛源县白于山。即东北至胜州固阳县,东至西河上郡之地,尽入于秦”。唐庆州治所在今甘肃省庆阳县,其洛源县在今陕西省吴旗县西北。胜州治所在今内 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东北。由唐洛源县至胜州确实有一条长城,乃是秦昭襄王所筑的长城。与魏西长城并无任何联系。张守节在此不仅张冠李戴,而且画蛇添足,于 胜州之下添了一个固阳县。洛源县白于山确是洛河发源地。魏西长城也确是滨洛建筑的。滨洛并不是一定要筑到洛河的源头。当时固然是不可能,就以常理来说,也 无这样的道理。这就未免是胶柱鼓瑟了。近日杨宽先生撰《战国史》,于其《战国郡表》,谓魏上郡辖境相当于今陕西省洛河以东,黄梁河以北,东北到子长、延安 一带”。未说明其史料的出处,可能就是据张守节的《史记正义》而又更为具体。其实都应该是羌无故实的说法。 清末杨守敬绘制《战国 疆域图》,于魏西长城的起迄,犹笃信张守节之说,其北直至今内蒙古自治区的固阳县。杨宽先生《战国史》篇首所附的《战国前期中原地区形势图》亦绘有魏西长 城,其北端所至大约是在雕阴之北。其他各家所绘制的有关于图中也各有其标志,不尽相同。而其与史实不合,竟相仿佛。 其实这条魏西 长城的遗迹还有不少段落存于地面,只要到当地考察一下,是很容易看到的。它南起今秦岭北麓的华阴县,北行至于渭河之滨,再转入洛河下游,溯洛河而上,经今 大荔、澄城、合阳诸县境,进入今韩城县境,而止于芝川镇的东西两原上,芝川镇之北就是魏国的少梁。芝川镇的东西两原到现在都还称为少梁原。在西少梁原上, 魏西长城有内外两条。就是在西少梁原之西。魏西长城还向北有所伸延,逸出今韩城县境外。这应是使长城能够更多地发挥出防御的作用。后来明长城也有类似的设 施,并不是魏西长城特有的现象18。三 秦国的上郡塞及其斜亘于陇西、北地、上郡三郡之北的长城 在魏国建筑它的西长城之后,秦国还不断建筑新的长城。当然这不是接着“ 堑洛”的长城来建筑的。其中较早的一条建筑于秦惠文王后元年。当时称为上郡塞,秦国上郡的治所,如前所说,是在今榆林县南。其实今榆林 县南的上郡治所是后来秦昭襄王三年才迁徙的19。那里本来是赵 国的土地20。在这时以前,秦国的上郡还不能达到那里。当时秦国上郡治 所在什么地方,直到现在还不清楚。西汉时,上郡的南界一直到今陕西省富县、洛川以南,当是沿袭秦时的旧规。东晋十六国时期,符坚的前秦曾经设置过长城郡和 长城县,郡和县都设在长城原上21。”长城原今为晋浩原,在今富县和洛川两县间的洛河西侧、今富县和洛川两县间的洛河西侧。原以长城为名,当是原上本来建 筑过长城。现在原上虽已无长城遗迹,但在长城原北,今富县城南监军台村就发现了长城的遗迹。长城原上有关长城的记载,监军台村长城的遗迹,都应该是秦时的 上郡塞。如果要推究当时秦国上郡的治所。就当求之于上郡塞之南。这里位于今黄龙山和子午岭之间,是历来南北大道必须经过的地方,在这里建筑长城就能控制住 这条道路22。有人说,这里的长城乃是魏西长城的一段。这里距魏国的西河已远,魏国西长城如可能够伸延到秦国的疆域? 战国时期, 秦国最后建筑的一条长城,是在秦昭襄王时。这条长城建筑在陇西、北地、上郡三郡的北边23。陇西郡在今甘肃省中部,北地郡 在今甘肃省东北部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东南部,上郡则在今陕西省的北部,其东北还稍稍伸入今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的东南部。和上面所说的几条长城相比较,秦 昭襄王时建筑的长城应该说是最长了。有关这条长城经行的文献记载是相当多的,现在有些地方还以长城来命名,长城岭、长城梁之类的名称都能显示出当地曾经建 筑过长城。不仅如此,有些段落遗迹仍然巍然伫立在原野和山间,甘肃省的临洮和渭源等县,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准格尔旗的遗迹就是最确实的证据。这条长城由 今甘肃省岷县。经今甘肃省临洮、渭源等县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固原县,再经甘肃省镇原、环县,陕西省吴旗、志丹、安塞、绥德等县,而止于上 郡治所肤施县附近今无定河的西侧。另有一支,由今安塞县北的横山山脉上分出,经今靖边、横山、榆林、神木等县,而止于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东北十二连城的 黄河岸边24。 四 “由代并阴山下至于高阙”的赵国北长城 战国时期,称雄的诸侯都在建筑长城,这是前面已 经提到过的。秦国于各国中位于西北,也就是现在的西北地区,这是不必说的。前面说到魏国的西长城。魏国的疆土主要在中原,其西疆稍稍渡过黄河,它就在河西 建筑它的西长城。和魏国相仿的是赵国。赵国的疆土分布于太行山东西。后来武灵王掠取胡人的土地,西北至于阴山之下,因而就筑起由代并阴山下,至于高阙的长 城25”。高阙在阴山的近西端处,郦道元在所撰的《水经·河水注》中曾盛加称道,说是“山下有长城,长城之际,连山刺天,其山中断,两岸双阙,善能云举, 望若阙焉,即状表目,故有高阙之名”。其具体所在,或谓是石兰计山口26,或谓是两狼山口27,不佞昔年在陕坝时,远望其北方偏西处的阴山 上双阙高起,宛如郦道元之所称道,惜当时未能一亲履其地,作详细的考察。阴山以南,由乌拉山向东也有一条长城,断断续续尚可略见遗迹28,曲折东行,经过 今呼和浩特市大青山南麓29,这两条长城在今呼和浩特市北郊豪沁营乡坡根底村东北相会合,再向东去。这都应是赵武灵王时的建筑。 近来有人认为这两条长城中的南侧一条,即由乌拉山西端东行的,为赵武灵王时所筑的长城,其北侧的一条为秦始皇时所筑的长城。其所执的理由有如下的几条。其 一是南侧一条长城是土筑的,北侧一条是石筑的。就是说赵秦两国所筑的长城,取材各有所不同。按一般通例来说,建筑长城应是随地取材,有土用土,有石用石, 未见具体规定。秦昭襄王所筑的长城,在今准格尔旗的段落即完全土筑,就是一例。风吹雨淋,土筑易毁。这北侧一条长城,虽多用石筑,其间也有断续不接处,安 知不是土筑,年久无迹可寻。其二是赵武灵王筑长城时,于其西端设九原县。九原县设在今包头市西。作为县治,所辖不能过远,其西只能到乌拉山西端的西山咀附 近,不能远至今五原、临河诸县。赵国的九原是县是郡还应再作斟酌。以之为县,并以其西县界乃在今西山咀附近,何所依据?未闻确证。赵武灵王于其北边所设的 诸郡中,有的人依《史记·匈奴传》所说,不数九原郡。《匈奴传》诚然说过赵置云中、雁门、代郡,然《赵世家》却曾一再以云中、九原并言,则九原应具有与云 中同样的地位,不能以之为普通的县邑。 关于这一点,不佞别撰有《论秦九原郡始置的年代》一文30。这里就不再赘陈。就是以之为 县,也不宜以现在的县界来说那时的县界。战国时各国设县皆不甚多,县的辖境往往甚为广大,不是现在的县所可比拟的31。今五原、临河诸县于战国秦汉时期已 为肥沃的地区,农牧兼宜,赵武灵王向西北扩展土地,如何能以之诿诸度外?长城的建筑自是为了防御匈奴的骚扰。如果赵武灵王当时未曾取得今五原、临河诸市县 的土地,而其地尚在匈奴手中,所筑的长城为什么只到乌拉山的西端,尚留下乌拉山和黄河之间的大片空地,供匈奴作为循乌拉山南向东进攻的途径?其三,有的人 还说,这南侧的一条长城,是筑于乌拉山和大青山的南麓,和司马迁所说的筑长城并阴山之下的话语相符合,其实北侧的一条长城并非都是筑于阴山之上。《水经· 河水注》就曾经有这样的记载:“赵武灵王既袭胡服,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山下有长城”。可见北侧这条长城,也并非都筑在山上。甚至还有人说,《水 经·河水注》有关高阙的一段叙述,乃是郦道元征引其他学人的着作,因为郦道元未曾去到当地,不能亲自有所了解。这样的说法未免厚诬先哲。北魏当时曾经更改 北边六镇为州。郦道元就是执行实现这样计划大使。这项工作虽因其他变化而未曾完全作到,郦道元固曾亲至沃野镇。沃野镇就在阴山之下,距高阙并非很远。这在 《魏书·郦道元传》中有过明确的记载,是用不着多作说明的32。五 秦始皇所筑的长城及其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的段落 战国之后,秦始皇统一了六国。就是这个统一的王朝,还要建筑长城。秦始皇建筑长城在他的三十三年。所筑的长城起自临洮至于辽东,延袤万里33。这样的长度远远超过秦昭襄王时所筑的长城,更为战国时诸国中的长城所不及。 《史记·秦始皇本纪》说当时所筑的长城,其中有一段落是“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这一段落所经过的地方,自来多所议论,纷坛莫定。秦始皇时的长 城,始自临洮。秦昭襄王时的长城,也可追溯到临洮。这里所说的临洮,和现在的临洮县并非一地。昭襄王时的长城循洮河而下,经过现在的临洮县,东南折伸延到 今渭源县,再趋向东北。秦始皇时的长城当由今临洮县接着向北筑去,直至黄河岸边。五十年前,兰州城西小西湖畔尚有一道土墙,据说是秦始皇时长城的遗迹,其 北城墙的一段上,犹大书有“万里长城遗迹”诸字。今土城及城墙已圮毁,无由核实。 榆中所在,自来说者亦多所不同。《史记·索隐》 引徐广说谓在金城。今兰州市亦曾为汉金城郡辖地,故所说如此。当时以榆中为名之地很多,并非只有一处。秦末陈余遗章邯书说:“蒙恬为秦将,北逐戎人,开榆 中地数千里”34。蒙恬所开之地乃在秦昭襄王时长城之北,则所谓榆中之地实至为广泛,至于说到秦始皇时长城所经过的榆中,则应有具体的所在。 如果秦始皇的长城由今临洮县直北筑去,固可达到今兰州市北黄河之滨,如果由临洮县循洮河而下,洮河入黄河处也近在今兰州市西。两者之间虽尚有一定的距离,其达到黄河岸边处却并非很远35。这里也在蒙恬所开拓的土地之内,有可能得到榆中的称谓。 《秦始皇本纪》说了“自榆中并河以东”之后,还加上一句“城河上为塞”。如何“城河上为塞”?说者谓可能是沿着黄河建筑长城,也可能像秦国堑洛长城那 样,铲的削黄河岸边,使敌骑不能飞渡。说法虽不尽相同,总是离不开黄河的。就是不佞以前也有如此想法。沿着黄河是可以建筑长城的,但这里的黄河岸边迄未能 发现与长城有关的事物,也未能见到有关的文献记载。这样的说法就难得实指。这里的黄河两岸固然有若干陡峻地方可以铲削,但两岸都是平原处却也不少。岸上若 无陡峻崖壁,如何都能铲削?看来这样的说法也只能是一个想当然的道理。 其实这条长城的所在也并不是就没有蛛丝马迹可以探索的。 秦始皇以后,汉武帝在这里还曾继续兴工。其时是在取得匈奴右地之后,开始经营西域之际。当时所建筑的长城是从令居开始的,由这 里向西一直筑敦煌郡36。令居,汉时县名,其故治在今甘肃省永登县西北,濒于乌亭逆水。《汉书·地理志》说:“金 城郡允吾,乌亭逆水出参街谷,东至枝阳入湟。浩亹,浩亹水出西塞外,东至允吾入湟水。令居,涧水出西北塞外,至县西南入郑伯津。”允吾,在今甘肃永登县东 南,令居则在永登县北,皆濒于今庄浪河。浩亹在今永登县西南大通河东岸。今大通河就是汉时浩亹水。今庄浪河和大通河之间别无其他较大的河流,可以和所说的 乌亭逆水相当。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二册《西汉凉州刺史部》图,以乌亭逆水即是涧水,今为庄浪河。其说诚是,今从之。乌亭逆水出参街谷。 参街谷当在今乌鞘岭下,因今庄浪河就是发源于乌鞘岭下。《汉书·地理志》谓涧水出西北塞外。今乌鞘岭南北于汉时为武威郡地,如何称之为塞外?其实《汉书· 地理志》以内地称塞外并非仅此涧水所出的一处。北地郡浑怀都尉治塞外浑怀障,上郡匈归都尉治塞外匈归障,西河郡南部都尉治塞外翁龙、埤是。汉朝的都尉的治 所如何能在塞外?其实这所谓塞外,乃是指秦昭襄王所修的长城之外,因而犹称为塞外。这在拙着《新秦中考》已经论及。此文刊于《中国历史地理论丛》1987 年第1辑。涧水所出的塞外,也应指秦始皇所修的长城之外而言,可见秦始皇所修筑的长城,是经过涧水,亦即乌亭逆水的近旁,不包括其源头所在,故《汉书·地 理志》亦因之称涧水出西北塞外,以从其朔也。今庄浪河发源于天祝藏族自治县西乌鞘岭下,参街谷当在其地。乌鞘岭高耸一方,当为未取得河西四郡以前,汉与匈 奴的分界处。为什么在当时建筑新的长城要从令居开始?这分明是令居以东原来就有过长城,汉时接着原来的长城继续向前伸延。所谓原来的长城就是秦始皇时所建 筑的长城。应该指出,秦亡汉兴,旧日遗规,汉朝仍多所遵循。不仅秦始皇时的长城曾经得到充分的利用维护,就是秦昭襄王时所筑的长城,在汉初也依然发挥其固 有的作用。秦末乱离。匈奴乘间“悉收复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那、肤施”37。所谓故河南塞,就是秦昭襄王时所筑的长城。如果当时 没有这条旧长城,匈奴对于长安的威胁就会更为严重,所以当时对于这条长城也是尽力维护。对于旧长城尚且如此,继续建筑的新长城也应在秦始皇时的长城已有的 基础上向前伸延。 现在令居以东的长城已经被发现。它是由今庄浪河入黄河处的河口东北的黄河北岸起,由庄浪河东明长城之东向西北伸 延,斜贯于今永登县境。遗迹的一些段落显露地面,可以复案38。今永登县北为天祝藏族自治县和古浪县,同样有遗迹可寻39。这段遗迹初发现时,被当作汉长 城的遗迹。令居以西的长城是汉武帝时始修建的。汉武帝以前未闻在此修长城事。其实在匈奴昆邪正降汉前,这里尚是匈奴休屠王地,汉人何能在此修筑长城?这段 长城为秦始皇时所修筑,应了无疑义。 令居既在今乌鞘岭下,距离黄河已经相当远了。则所谓“城上为塞”,就不能以之作黄河岸旁来解 释。今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之西,及其南端的黄河之北为腾格里沙漠。沙漠之中是难于有若何较大规模的建筑的。可是在现在的腾格里沙漠中却发现了东汉时的石 刻文字。石刻内容是记述南匈奴配合汉军,攻打北匈奴的历史事件。字体为隶书,当不是出于南匈奴之手。发现石刻文字的所在为通音湖乌拉,位于腾格里额里斯东 北,而腾格里额里斯则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县的西北。中卫县西且有东汉时的墓葬。这些地方现在都已被沙漠所覆盖。东汉时能有石刻文字和墓葬,足征当时这里 还没有流沙。流沙移徙并因之扩大其范围,自非暂短的时间内所能完全实现。通音湖乌拉以南的沙漠,其覆盖期当在东汉以后。通音湖乌拉石刻文字的具体年代虽未 能考知。其时上距秦始皇建筑长城之时,至少也应在两百年以上。则秦始皇时的沙漠,就更在通音湖乌拉以北。通音棚乌拉乃在今乌鞘岭的东北。秦始皇时建筑在这 里的长城,由汉时的令居县东北行,经过通音湖乌拉以北,应该说不是不可能的40。 今腾格里沙漠的东北,还有一片相当广大的沙漠, 称为乌兰布和沙漠,由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山北端石咀山市蔓延至于今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北。更北达到杭锦后旗乌加河的西侧。这里的沙漠是由西向东蔓延的。西 汉时在今磴口县及其西北曾经设置过临戎、三封、窳浑三个县。临戎县设在今磴口县的北面,三封县设在今磴口县西的麻弥图庙土城,窳浑县设在今磴口县西北保尔 浩特土城。窳浑县西北还有一座鸡鹿塞,为阴山山脉西端可以南北通行的山口,其遗址就是今哈隆格乃山谷南口的石城。鸡鹿塞在高阙之西,相距并非很远,现在还 残留有若干烽火台41。秦汉时期,这里不仅有烽火台,还是有长城的42。 和鸡鹿塞相仿佛的,还有一个眩雷塞43,眩雷塞在三封、 窳浑诸县之南,也是在现在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咀山市之西。西汉未曾在这里设置过县邑,却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屯田所在44。眩雷塞既以 塞为名,应该也和鸡鹿塞一样,乃是当时长城经过的地方。三封、窳浑诸县和眩雷塞的设置,都可说明乌兰布和沙漠尚未蔓延到当地。由乌兰布和沙漠在这里扩展的 速度和腾格里沙漠在通音湖乌拉以南扩展的速度来推论,当时贺兰山西麓和腾格里沙漠的距离应该较现在为更远。当时这里的腾格里沙漠很远在今阿拉善左旗治所的 更西面。有这样多的尚非沙漠的地区,是可以建筑长城的。秦汉时期为了防边,反而把这些可以从事农耕的地区诿弃于敌对的方面,是不可以想象的。根据这样的论 据,秦始皇时在这里建筑的长城,应是由今乌鞘岭下,也即是汉时的令居县东北行,由贺兰山西再向北行去,经过汉时的眩雷塞,又经过汉时三封、窳浑两县之西, 达到汉时的鸡鹿塞,和阴山之上的长城接连在一起45。六 西汉对于秦始皇长城的修整及其始筑令居以西的长城 秦亡汉兴,王朝有所更替,长城却仍然有其作用。西汉时对于秦始皇时的长城,还是尽量加以维护和修整。秦始皇时的长城由临洮一直伸延到辽东。其东半部分变动的地方可能不是很少的,西半部分,也就是这里所说的西北地区,较大的变动却并不很多。 如果说有所变动,那只是两处。秦始皇时的长城,西端起自临洮,因为那时的疆域,最西只到陇西郡。汉时,这里的边界向西推展到湟水流域,临洮和陇西郡的治所狄道县就都成了内地,而且和匈奴隔绝很远,当然用不着再加意维护原来的长城。这是变动的一处。 另外一处的变动是在河西。就是前面所说的汉武帝时的始筑令居以西。这是由令居更向西北,一直筑到敦煌。敦煌郡西北就是当时的西域。敦煌郡治所的西北和西 南分别有两个关隘,为通往西域的要道,在其西北的为玉门关,在其西南的为阳关。应该说,阳关就是长城的尽头。汉时在玉门、阳关以西还有一些有关的设置和建 筑,诚如《汉书·西域传》所说的:“自贰师将军伐大宛之后,西域震惧,多遣使来贡献,汉使西域益得职。于是自敦煌西至盐泽,往往起亭,而轮台、渠犁皆有田 卒数百人,置使者校尉领护,以给使外国者”。这样的设置,不能说就没有防卫的作用,其所起的作用应该说是有限的。当时在那里还设置了许多烽火台以及堡垒, 和亭完全一样,不过和长城还是有所不同的。 秦始皇时所建筑的长城,延袤万余里,见于《史记·蒙恬传》的记载。汉时的长城向西伸延 到敦煌,当较秦时更为长远。由敦煌至辽东的长城,据当时人说,共有万一千五百余里46。这一万一千五百余里连在一起,并非断续成为许多不同的段落。长城建 筑是因当时疆界的所在和当地的地形而建筑的,不免有所曲折。汉时河西四郡南有祁连山,北有合黎山。南北相向,形成一个狭长的地区。长城建筑在合黎山南。合 黎山不如祁连山的绵延悠长,实际上只是雄峙于今甘肃省张掖、临泽、高台诸县的北部,合黎山之东还有一座焉支山47,在今甘肃省山丹、永昌诸县的北部,合黎 山西,弱水北流,储为居延泽。焉支山之东,谷水48。这两条河水的下游和 这两个泽薮都远在河西之北,当时为了巩固边圉,所建筑的长城就不能不延伸到这两条河流各自的两侧。也就是说,由敦煌筑来的长城,顺弱水西侧面下,直抵居延 泽畔,再溯弱水东侧南行,至于合黎山下。在过了焉支山后,再顺谷水西侧而下,直抵休屠泽泽畔,又溯谷水东侧南行,到达武威郡治所姑臧县的东北。居延泽和休 屠泽都是广大的湖泊,可以起到防御的作用。这样的曲折转向都是随着当地的地理形势而显现的变化,并非人为作用。现在这段长城的遗迹,有些段落都还存在。汉 承秦制,所修筑的长城并非都由地面垒高,有的则是掘成长堑。今永登县境的长城遗迹,就是掘成长堑的。令居以西的长城,由今永登县北至于今金塔县和酒泉市、 也都是就地掘成堑壕。酒泉市西,才在地面筑城49。 七 秦汉两代长城所经过的阴山和高阙 前面论述秦始皇的长城时,曾征引过《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说的:“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四十四县,城河上为塞。” 《秦始皇本纪》在这下面还说:“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阳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50。这简短的文句中却有几点须待斟酌的问题。其一,这里说到阴山,又提及阳山,阴山和阳山各在何处? 是两座山还是一座山?其二,前面说赵武灵王所筑的长城,是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这里却以高阙与阳山连言,其间是否有所差别?其三、上文既已提到“城 河上为塞”,下边却说“渡河取高阙、阳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城河上为塞”的塞为长城,则高阙是否还是长城经过的地方? 首先解释阴山和阳山的为徐广。徐广说:“五原西安阳县北有阴山。阴山在河南,阳山河北51。西安阳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东南黄河北岸。郦道元以马 阴山当阴山。马阴山在北河汇合南河后向南弯流处之东52,实际上乃是在河北,如所说不误,则在河北的只能是阳山,而不能称为阴山。郦道元在此为了迥护徐广 之说,谓“阴山在河东南侧可矣”。虽作了迥护,还是不能移所说的阴山于河北。郦道元为了迥护徐广之说,以阳山为马阴山,其实也未能坚定其说。他在上文不远 处就已经说过:“河水自临河县东迳阳山南。曰:‘阳山在河北,指此山也”’。临河县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临河县东北,濒于北河。其山 就是阴山。胡谓说:“阳山即阴山也,山在中国之极北,故曰阴山,水北曰阳,山在河水之北,故亦谓之阳山”53。《秦始皇本纪》说,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阳 山、北假中”,则此三地相连,相距当不甚远。《水经·河水注》在叙述“河水自临河县东迳阳山南”之后,接着就说:“南屈,迳河目县故城西,在北假中,地名 也。自高阙以东,夹山带河,阳山以往,皆北假也”。河目县故城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东北乌梁素海东。《水经注》此文是在叙述临河县之后说的,则自临 河县至河目县故城的河山之间都是北假的所在地。 《水经注》在这里还特别提到“夹山带河,阳山以往”,则所带的山自然就是阳山了, 其实这里所说的阳山,就是“并河以东属之阴山”的阴山。现在地图上以五原、临河之北的山为狼山,这应是当地土俗的称谓。这里的阴山既称为狼山,有人就以乌 拉山为战国秦汉时的阴山。不知那时的阴山。自北边塞至辽东,东西千余里54,今乌拉山何足以当之。 阳山及北假的所在既如上述,就 可进而论述高阙的所在。高阙之为秦人所重视,固然是由于当地形势的险要,也是因为它是赵武灵王所筑的长城最西的终点。秦始皇筑长城,西起临洮而东至于辽 东,其间需要经过燕、赵两国的故地,燕赵两国本来各有北长城,蒙恬筑长城时,势必有所参照,甚或就利旧时基础,略加修整。高阙既为赵北长城西端的终点,也 应是秦始皇长城和赵长城连接的地方。如《水经·河水注》所言,高阙实在北河之北,汉时临河县故城的西北,北河之北的山就是阳山。山下就是北假,这是和《秦 始皇本纪》的记载相符合的。 高阙是这样的险要,后来到汉朝依然是防卫的重地。汉武帝元朔二年,卫青受命北征, 就出云中以西至高阙,遂略河南地,至于陇西55。云中郡治所在今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位于黄河东北。高阙,在黄河之北,由黄河东北的云中郡去到高阙,本 可由黄河北岸,也就是经过今包头市前往。如果经过包头市前往,那就还要经过乌拉山下。可是卫青出兵却是渡过西河。汉时称流经今山陕两省间的黄河为西河,则 卫青此行不应循黄河北岸前进。卫青此行取得很大的胜利,得到汉武帝的嘉奖,汉武帝称道说:“今车骑将军青度西河,至高阙、遂定河南地,按榆谿旧塞,绝梓 岭,梁北河,讨蒲泥,破符离”56。这里所说的榆谿旧塞,指的秦昭襄王所筑的长城。秦昭襄王长城东半段之北直至黄河都是当时所称的河南地。河南地的东部秦 昭襄王长城的侧畔,遍地榆柳,称为榆柳之薮,因而当地的长城就有榆谿塞之名57。卫青所按的榆谿旧塞就在其地。梓岭无考。河南地少山,梓岭当是其间的高 地。北河就在高阙之下。去到高阙,就必须在北河上架桥,才能过去。北河为黄河在这里的分叉,流经今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临河县和五原县之北,而流经其南 的为南河。南北两河在今乌拉特前旗之西合流,以下就再无北河之名。如果高阙不在今临河市境,则卫青由云中渡西河后,欲去高阙,就不必再梁北河了。 到了元朔五年,卫青再次北征。由高阙出兵,击败匈奴右贤王。据《史记·卫将军骠骑传》所载,当时“卫尉苏建为游击将军,左内史李沮为 强弩将军,太仆公孙贺为骑将军,代相李蔡为轻车将军,皆属车骑将军。俱出朔方”。车骑将军就是卫青。朔方郡是卫青上次出征后所置的新郡,其治所朔方城就是 苏建所筑的,在今内蒙古自治区杭锦旗西北黄河南岸。朔方郡辖境大部在南河之南,南河之北直至阴山之上也在其辖区之内。折向南流的北河当为朔方郡之东界,因 为九原郡所属的河目和西安阳两县的旧址就在乌拉特前旗的东北和西南,也是在北河折而南流的河段之东。准此而言,今乌拉特前旗亦不当在朔方郡境内。苏建等四 将俱隶于卫青麾下,同出兵朔方,则高阙亦当在朔方郡。如果高阙不在北河之河北,也不在朔方郡境界,就是说卫青的出兵与朔方无关,其麾下的将士何得俱出朔 方?高阙既在朔方郡,就应在北河之北,而不应在北河折向南流之东。因北河折向南流之东乃九原郡地,和朔方郡了无关涉也。 至于具体筑长城事,《秦始皇本纪》诚然是在叙述了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城河上为塞以后,才叙述蒙恬渡河取高阙、阳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就是《匈奴传》也是这样说的。 《匈奴传》不仅先叙述了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悉收河南地,因河为塞,而且在叙述了起临洮至辽东万余里之后,才明白指出:又度河据阳山北假中。 这里虽没有提到高阙,但高阙和阳山、北假连在一起,意思应该是一样的。这样说来,高阙是在长城之外,高阙只有亭障,没有长城。 揆 诸实际,并非如此,《秦始皇本纪》所说的城河上为塞,如前面所已论证的,不一定就是筑在河畔,当时所筑的长城乃是属之阴山,不见得就是及河而止。阴山上的 秦始皇长城乃是始自鸡鹿塞,高阙只是长城经过的地方。鸡鹿距离其附近的黄河较之高阙更远。如果说城河上塞是筑在河畔,鸡鹿塞就难得建筑长城。 《水经·河水注》于窳浑县故城下,仅依《汉书·地理志》所载,说是窳浑县有道,自县西北出鸡鹿塞,而未及其他。《河水注》于高阙的高峻雄伟,曾有所描 述,这是在前面已经征引过的。《河水注》在这里还曾提到过长城,就在高阙山下。据《河水注》所说,这是赵武灵王所筑的,当然也应为秦始皇时的长城所利用。 北河与高阙近在咫尺之间,高阙已有长城,无须再在北河之滨另筑新城。《秦始皇本纪》所说的城河上为塞,很可能是就对赵北长城作了一番整修工夫。高阙既然已 有长城,增添一些亭障也是理所当然的。郦道元曾经到过高阙,其时上距秦汉之时尚非很远。如果当时这里另外还有长城,《河水注》就无不相涉及之理。情势如 此,就大可不必在南河之南探索秦始皇长城的遗迹,也不必在那里虚拟秦始皇长城所在位置了。 在高阙以东,原来已经有赵长城。秦始皇时修筑长城,大体遵循赵长城的线路,其间也间若干改正的地方。汉因秦制,承袭旧规,殆无若何巨大的新猷。 赵长城原有南北两条。其南一条,也就是由今乌拉山西端向东蜿蜒,至今呼和浩特东北与北一条相合的长城,秦汉时自仍继续存在。就在西汉时不还相当受到重 视。西汉时,五原郡稒阳县有地名石门障,为五原郡北出塞外的大路经过的地方。出塞西北行至光禄城,再西北就达到匈奴的一些地方。这 条道路的南端现在仍为包头至白云鄂博的铁路所因袭。铁路直指北方,和原来西北行至光禄城的路线稍稍不同,但石门障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这石门障应是原来赵 长城的经过的地方。可见赵长城直至西汉时,其作用并未稍有减低。八 阴山和贺兰山之间秦汉王朝的疆界及当地长城的走向 一般说来,长城都应是建筑在防御的一方自己的土地上。可是有些舆图的制作,所显现的并非就是如此。前面说过,秦始皇的长城曾经建筑到当时的令居县,自汉令居县至于阴山西高阙间的一段,由于尚未有遗址的发现,论述者多未能肯定其具体所在。 秦始皇的长城如此,汉长城就依据秦始皇长城的旧规而未再事改筑。在这一段中,同样也不能易举其确实位置。但不能因此而谓秦汉两代这里就没有长城。这些舆 图没有在这里标志着长城,还可以说是慎重。可是对于这里的疆域界线却不是把贺兰山和阴山及其附近的地区联系到一块,却改而向内凹进。在赢秦的图上,凹到今 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的西南部58,在西汉和东汉两代图上,凹的更为深入,不仅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方面较之秦时为广大,而且还把今陕西省定边、吴旗 等县的洛河和马莲河的上源都包括进去。有的明白标志着这里是塞外,当然是说这里本是匈奴的土地59;有的则显示着这里是汉和匈奴共有之地,如何共有却没有 说得清楚60。如果秦汉时的长城确在汉令居县及阴山之间,则如所标志,长城之内即已有匈奴的土地,如何能发挥出长城有利于防御的作用?如果不承认当时的长 城确在汉令居县及阴山之间,而且如果确有长城的话,则如所标志,长城当随所标志的疆域界线,曲曲折折蜿蜒于今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西南及今陕西省定边、吴 旗各县境内。应该说:这是不可能的!秦汉时期如何能有这样的国界?也如何能有这样的长城61?就是有了这样长城,对于当时防御外来的入侵者,究竟能起到什 么作用?这真是匪夷所思了。 九 汉武帝时所筑的外城 西汉后期元帝时,侯应论北边事,曾经回顾武帝时筑长城的盛 绩,他说:“至孝武世,出师征伐,斥夺此地,攘之于幕北。建塞徼,起亭隧,筑外城,设屯戍,以守之,然后边境得用少安”62。在侯应这段话 中,始见外城的名称。既然以外城为名。自是对内城而言。当时别无内城,所指的当是经过阴山,西起敦煌,东至辽东的长城。贰 两相对立局面的形成及其有关长城的作用长城是有关军事的设施。这是说建筑长城是用以防御敌对势力的进攻的。长城的建筑正可以说明当时已经形成两相对立的局面,因而其中的一方有了建筑长城的必 要。在悠久的历史时期,对立局面的形成并非一次,其间因时因地而互有差异。就西北地区而言,作为引起建筑长城的因素就曾经有过东西对立的局面,也有过南北 对立的局面。东西对立的局面只有战国时期秦魏两国的争夺,秦汉和隋时以及明代就都是南北对立的局面。至于战国赵国的北长城,北魏赤城五原间的长城,还有金 源的界壕,亦皆各自形成其相互对立的局面,虽皆仅伸延其一部分至西北地区,当也一并论及。一 渭洛两河下游秦魏两国的对立和隔着洛河的争执战国时期秦魏两国在渭洛两河下游的对立局面的渊源甚早,春秋时期秦晋之间已肇其端倪。两国争夺的地区在洛河下游和黄河之间的所谓河西地以及华山之下至于 渭河之间。春秋初期晋国已取得华山之下至于渭河之间的土地1。春秋中叶,晋国更取得位于今陕西省韩城市南的少梁2。这样的发展直到战国初期还仍在继续之 中。魏国的强大,始自文侯时。文侯以前,晋国已经取得少梁。少梁在今陕西韩城市南,当时应为黄河的重要渡口。文侯即位不久,就进而为 少梁筑城,显示开始向河西的扩展。接着又围攻繁庞,驱逐当地的秦人。繁庞就在今韩城市旁,近在少梁之北,此后更取得秦国的临晋和元里,并为之筑城。临晋在 今陕西大荔县,元里在今陕西澄城县南,临晋更近于洛河。后来还再西向攻秦,直攻到郑县。郑在今陕西华县,不仅在洛河之南,更在渭河之 南。这次战争虽未取得郑县,却在洛阴和郃阳筑城。洛阴在今大荔县西洛河之南,郃阳则在今合阳县东南黄河岸边3。这样的形势,不仅巩固了魏国在河西的地位, 也威胁秦国洛河以西的疆土。后来秦孝公变法之际还为此颁布过一条命令说:“往者厉、躁、简公、出子之不宁,国家内忧,未遑外事,三晋攻夺我先君河西地,诸 侯卑秦,丑莫大焉”4。其间争夺的激烈,即此可以略见一斑。这篇令中提到了简公。简公就是“堑洛”长城的建筑者。当时建筑长城显示出 魏国西进力量的强大,秦国已难于抵挡得住。河西已经丧失,洛河如果再守不住,问题就愈益严重。如前所说,“堑洛”长城固然是筑在洛河近傍,今蒲城县东发现 的长城遗址就在洛河右岸。不过洛河左岸还有一些遗迹,就在大荔县最为西南的洛河弯曲处。这显示着洛河以东的土地已经先后失掉,仅仅剩下这一小块,犹能包括 在长城之内。华山之下直至其北的渭河间的土地,同样也引起互相的争执。前面说过,秦国在这里也建筑过长城。因为 郑县之东就是魏国的土地,魏文侯也曾由这里进攻过秦国。实际上这里也在当时东西局面之中。秦国防备魏国,不能不从事长城的建筑。简公筑长城时只是说过“堑 洛”,仿佛与渭河无关。不过这里的长城确是秦国所建筑的。简公以后不久就是孝公,其时秦国的国力转强,用不着再建筑长城。这两处长城在当时都能取得一定的 效果,因为魏国始终没有渡过洛河,而且也没有夺取过郑县。秦魏两国形势,到秦孝公时已经有了明显的转变。一方面,秦国的国力逐渐强盛 起来,另一方面,魏国的都城由安邑迁到大梁。魏国的迁都本是要向东发展,可是离河西远了,就难免照顾不及。在几次 战争中又接连失败,国力也就顿形衰弱。为了防御秦国的向东发展,也只好建筑长城。由于两国争执的焦点在洛河,所以魏国的西长城也傍着洛河建筑。这条西长城 自郑滨洛,就是这样的意思。滨洛固然必要,由郑县附近始筑,也有一定的意义。郑县为秦国向东发展的必经之路。滨洛的长城固然可保住河西,长城筑在郑的附 近,就足以阻挡秦国向东发展。秦魏两国相持,直到秦惠文王六年,魏纳阴晋于秦5,才根本扭转局面。阴晋在今陕西省 华阴县,正位于魏西长城的背后。这是说魏西长城的南段已经失去了作用。过了一年,到秦惠文王八年,魏国又纳河西地,接着在惠文王十年, 魏国又纳上郡15县,十一年,秦国改少梁的名称为夏阳6。这一系列事故,都说明了整个魏西长城的作用都已完全丧失罄尽了。二 战国时期秦国有关南北对立局面的两条长城的演变 战国时期,秦国还建筑了上郡塞和蜿蜒于陇西、北地、上郡三郡边境的长城。前者是惠文王时建筑的,后者筑于昭襄王时。这两条长城都是当时南北对立局面的标志。秦惠文王筑上郡塞之前,秦魏两国间曾经发生过雕阴之战。雕阴之战的起因可能是魏国设想在这里进攻秦国,可以减轻秦国对于魏西长城的压力。因为由雕阴南下 可以直趋秦国向魏西长城攻击力量的背后,魏国在其西北的疆土并不十分广阔,隔着黄龙山,它固然可以和秦国东西对立。黄龙山上却没有东西往来的道路。因而在 雕阴之战前,魏国的出兵还须取道于赵国的定阳。雕阴之战后,魏国损兵折将,完全失败,接着就纳河西地,又纳上郡15县,秦军还渡过黄河,夺取汾阴和皮氏 ,魏国已经无力与秦国争衡7。秦惠文王筑上郡塞就在魏纳河西地和上郡15县的同一年,这充分说明了上郡塞的建筑并不是为 了防御魏国。也说明了秦上郡和魏上郡并非一地,秦国也并不是夺取了魏国的上郡,才有它自己的上郡。因为如上所说,建筑上郡塞的地方早就是秦国的土地。秦国 在这一年中收受了魏国的上郡,不会又立即把自己的土地也改并到魏国所纳的上郡里面。就在魏国向西扩展之时,赵国也扩展到黄河西岸。赵 国在黄河之东,本已拥在蔺和离石等地8。如前所说,赵国在黄河之西又据有定阳,定阳在今陕西省宜川县西北,而蔺则在今山西省柳林县,离石更在蔺之东,今仍 为山西省离石县。蔺、离石和定阳虽隔着一条黄河,相距却并非很近。赵国当时向黄河以西发展,殆只有蔺和离石这一条道路。赵国当时正是由这条道路向西发展 的。赵国有平都君,以其封地在平都为名。平都在黄河之西,估计应在蔺和离石之西不远处9。当是赵国由蔺和离石越过黄河,取得平都,然后又向南开拓,再取得 定阳。赵国向这里发展,显然是要由黄龙山和子午岭间的洛河河谷向南威胁秦国。其实到后来,秦国也曾由这条道路进攻过赵国10。雕阴之 战,秦国取得了胜利,也显示出上郡塞的建筑不可延缓。赵国虽未尝由蔺、离石出兵,但赵国还没有放弃和秦国一争高下的打算。赵武灵王在其北陲开拓土地,取得 云中、九原。云中、九原正在秦国的北面,这显然是对秦国新的威胁。赵武灵王还曾作为使者,亲自从云中、九原直南达到秦国都城所在的咸阳,为赵军南下进攻作 先期的准备11。由这一路去咸阳,必然要经过上郡塞,赵武灵王的设想初未实现,也许与上郡塞的设置有些连带关系。 自从秦国始筑上郡塞之后,到了秦昭襄王三年,移上郡治所于肤施之时12,上郡塞外并未发现匈奴的骚扰,可知这时南北对立局面的两方,是秦国和赵国,和匈奴没有什么关系。匈奴作为南北对立局面的一方,是在秦昭襄王建筑陇西、北地、上郡三郡沿边长城的时期。这一点司马迁在《史记·匈奴传》中已经作了确切的说明。这条长城的 修筑是在秦拔义渠二十五城和诈杀义渠戎王于甘泉之后。秦拔义渠二十五城是在惠文王后元十一年13。而诈杀义渠戎王,未见具体记载的年 月,与此事有关的宣太后薨于昭襄王四十二年14。则建筑这条长城,至迟不应晚到这一年。义渠的所在地,据《据地志》的解释,乃在唐时的 宁州和庆州,也就是秦时的北地郡15。唐时宁州治所在今甘肃省宁县,庆州治所在今甘肃省庆阳县。这条长城就由今庆阳之北向今陕西省境内伸延。当时上郡治 所,如前所说,已经迁徙到今榆林县南,这条长城也就由今榆林县北向东北伸延。这条长城还有一支曲折伸延到肤施县西,显示出对于上郡治所的掩护16,也说明 了上郡治所之北就是匈奴游牧的场所。具体说来,当时上郡之北还应是林胡的土地,而林胡则是匈奴的一个支派。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版图 扩大,另筑新的长城,这条长城因而也就失去其原来的作用。可是到了西汉初年,由于匈奴势力又复强大,南侵到了故河南塞。所谓故河南塞,就是秦昭襄王时所筑 的长城。汉初人说到故河南塞,就不免涉及朝那、肤施17。肤施为上郡治所,已见前文。朝那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东南。为什么对这个地方多所注意?一来 是两地之间的长城大部分建筑在横山山脉之上。这两地恰在横山山脉的东西两端,山下平川自较山上易可受到匈奴的进攻;再则是这两个地方控制着经过长城的两条 军事通道南下的要津。横山山脉横亘于今陕西省的北部,是阴山山脉以南横亘东西的大山,也是作为王朝都城的关中的屏障,足以阻遏匈奴南下的侵扰。长城建筑在 横山之上,当更能增加其屏障的作用。可是横山山脉两侧的两条通道,却难保不为匈奴所利用,由之南下直入关中。战国时期,史籍简略,不易稽考。西汉初年就曾 不止一次地见于记载。文帝时就有过两次严重的侵扰。一次在文帝的三年。这时匈奴侵盗上郡葆塞蛮夷,汉朝因而就派遣当时的丞相灌婴到高奴 去堵截征讨18。高奴在今延安市,位于上郡的后方。过了几年,到文帝的十四年,匈奴又由朝那南侵,入萧关,遂至彭阳。候骑竟然达到雍和甘泉。雍在今陕西省凤翔县南,已近于都城长安。甘泉在今陕西省淳化县西北,为当时王朝决定大政方 针的所在。这样严重的情况,遂使汉朝不能不调遣军队,驻到都城周围,以作防备。稍后匈奴再入上郡,因而又在都城附近屯驻重兵19。以这两条长 城相较量,上郡塞自然是相当短促了。如前所说,建筑上郡塞时,在这里只是秦赵两国南北的对立,中间插入了魏国。直到雕阴战后,秦国疆土向北扩展,对立的情 况才有明显的转变。西北方面本以义渠戎为最强大,可是后来义渠还是为秦国所灭。自上郡治所北移,义渠灭亡之后,秦国和匈奴有了更多的接触,因而就不能不在 上郡塞北再筑一条新的长城。新长城筑成后,不要说秦国的当时,就在汉初也得到很大的好处。如果没有这条长城,匈奴的骑兵由肤施之北向南进攻,一日一夜就可 达到长安城下,这样的严重形势是自来所少有的21。三 秦汉两代横亘于北陲的长城和当时南北对立局面的关系秦汉两代皆曾于其北陲建筑长城。秦祚短促,汉朝承其旧基。所筑的长城乃是为了防御匈奴南下牧马。匈奴如果南下牧马,都城长安也难得安宁。秦长城由临洮至于辽东,中间循着阴山山脉东行。虽说是防御匈奴,其西部临洮至黄河西侧今乌鞘岭下一段之西,却是氐羌游牧的场所,其东部造阳至辽东一段之北,又是东胡出没的地区。作为防御匈奴南下牧马的长城,其实只是阴山山脉及其附近东西的一些段落。汉循秦规而稍有改变的仅是令居以 西的部分,令居以东概因秦旧,而少有增损。其时的氐羌群处于祁连山之南,和令居以西的无涉。这是说汉时防匈奴的地区远较秦时为广大。虽然地区有所扩展,其 重点所在仍是阴山山脉及其附近东西的一部分。秦汉时建筑在阴山山脉上的长城,和战国时秦昭襄王建筑于陇西、北地、上郡边地的长城迥然 不同,特别是和汉时人所说的朝那、肤施间的故河南塞一段更是大相悬殊。故河南塞如前所说,乃是建筑在今横山山脉之上。今横山山脉和阴山山脉相距达几千里, 这显示着秦汉时的疆界较之战国时的秦国大有扩展。还应该指出,今横山山脉之南,当时还是一个富有马、牛、羊、旃、裘、筋角的地区22。经过当时的移民实 边,成为半农半牧地区。今横山山脉和阴山山脉之间也是一个可农可牧地区。从事农耕的民族据有其地,自是有利于防守,至少戍边军士的粮饷可以就地生产一部 分,借以减少由内地的运输。秦始皇最初取得河南地时,虽已经实行徙民实边的策略,由于还是创始,边庭的军糈仍须取之于内地,最远竟然征发到东海之滨的黄、 腄、琅邪负海之郡23,使其国力不胜负荷。汉时重新取得这里的土地,继续徙民实 边,边地人口不断增多,力量当然较前雄厚。同样的守边,阴山山脉的高耸绵广,远较今横山山脉有利。至于阴山山脉以北,那就完全是游牧地区,从事农耕的民族 是不易久居其地的。反过来说,如果匈奴占据阴山山脉以南的河南地,这个肥沃的地区既有利于牧牛放马,匈奴就可以借之调整其实力,待到秋高马肥时,长驱向 南,肆行侵扰。应该指出,阴山山脉上的长城和故河南塞有一点是相仿佛的,就是都位于当时的都城咸阳和长安的正北方。匈奴若由这里向南进攻,路途较为捷近, 威胁就更为巨大。秦时历年短促,匈奴被逐出河南地后,一时尚无力再振干戈。西汉前期则不然,自秦末失去了河南地,只好防守故河南塞。匈奴一再冲破故河南 塞,不断向南骚扰,汉朝王室就不免为之旰食。为了减少长安所受的威胁,汉朝就不能不追踪秦始皇,扩展其版图使之早日越过河南地,达到阴山山脉之上。直至卫 青北征,收复了河南地,设置了朔方郡,汉室才稍放下心来。汉武帝为此颁布了诏书,说是匈奴“数为边害,故兴师遣将,以征厥 罪。《诗》不云乎,‘薄伐严允,至于太原’,‘出车彭彭,城彼朔方’”。其喜悦的心情,可以说直透纸背。由于五原、朔方两郡正当都城长安之北,虽然修筑了 长城,匈奴还是想伺机由这里南侵的。就在修筑长城之后,匈奴还曾先后骚扰五原四次,分别在武帝太初三年、征和二年和三年,昭帝始元六年,也曾侵犯过朔方郡,却都未能深入,只是杀害沿边一些居民,显得长城在这里已有了很重要的作用。 汉武帝时所筑的令居以西的长城,是秦汉两代最大的差异处。秦始皇时蒙恬北征,全力倾注在阴山及河南地,初未一涉及到河西一隅。武帝时,浑邪王降附,这里才列入版图。匈奴却未忘情于其故土,而停止其侵扰。如果匈奴在这里得逞,它一可以截断汉人经营西域的道路,二可以和其南的氐羌相勾结,使西陲为之不安。汉已取得河西地,就不能不在这里赓续秦始皇的业绩,使长城再向西北伸延。虽有这样的设置,似还不能完全杜绝匈奴的诡计。这是因为合黎山和焉支山下本来就 有些富于水草的通谷,匈奴是可以乘间逾越的。后来,赵充国经营湟中时,就曾一再以此为言24,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一点后文还将再作评 论。这里还可以顺便论述汉时建筑外城的原因及其所取得的效果。外城的建筑是为了适应汉和匈奴之间的变化。汉初,匈奴左方诸王将居东 方,直上谷,右方王将居西方,直上郡,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由于汉朝的强大,卫青、霍去病等不断征讨,匈奴远遁,幕南无王 庭。后来匈奴益西北,左方兵直云中,右方直酒泉、敦煌郡。这是匈奴儿单于初即位时事。儿单于即位于太初元年25。匈奴国力既西移,两年后汉朝始筑光禄塞。光禄塞筑成后,五原、朔方还是不断受到匈奴的侵扰,不过究竟是比以前少了,至于张掖、酒泉所受的侵扰就 更为稀少了。侯应在论边事时,还曾经说过:“前已罢外城,省亭隧,今裁足以候望通烽火而已”。是什么时候罢去的,侯应自己也未作说明,也许是汉宣帝时匈奴呼韩邪单于降附以后的事。呼韩邪单于的降附,北陲边塞顿告静谧,边备可能就会稍事放松。四 东汉时南北对立局面的变化及部分长城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秦汉时对于长城的建筑和防守是很费力量的。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却也未能完全阻遏住匈奴的断续进扰,就在卫青、霍去病先后北征时还是如此。直到汉宣帝 时呼韩邪单于的降附,才大体安定下来。东汉时,南北匈奴自相争执,南匈奴单于降汉,入居于西河郡美稷(西河郡治所本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西南,后移至 今山西省离石县,美稷在今准格尔旗西北),其部下侯王也相随内徙,分别居处在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郡26。这就是当时所谓的沿边八郡。这些匈奴人的迁入,据说是为郡县耳目,帮助防御北匈奴。这是说南北对立的局面有了新 的变化。入居塞内的南匈奴虽说是帮助汉朝防御北匈奴,却也并不是说永远没有是非。就是偶有一些不协调之处,由于是在塞内发生的,长城就显得没有什么作用 了。能够使长城依然发挥作用的,乃是北匈奴还需要防备。经过窦宪北征,北匈奴溃不成军,其单于逃遁不知所至。北匈奴败亡后,在其东方的鲜卑逐渐移徙,寝假 居其故地。鲜卑初至,尚未像北匈奴那样,成为一方大患,因而似未引起汉廷的过分重视。南匈奴的降附,长城的作用相应有了变化,甚至北 陲的形势,也和以前有所不同。要了解此中曲折,还须从汉武帝时说起。汉武帝时,由于北陲版图的扩张,建立了一些新的郡县,并由内地迁徙人口以相充实,同时 还规定边地的人口不许返回内地。这样的规定到东汉时还依然有效27。可是揆诸实际情况,却并不一定都如此。由于南匈奴的徙居到沿边八郡,这八郡的户口就显 得比以前有所减少。这就和匈奴的内徙不能毫无关系。西汉平帝元始二年,这八郡中按各郡所属的县数平均的户口数,五原郡每县的户数和北地郡每县 的口数都算是最少的,五原郡每县平均犹有2458户,北地郡每县平均也有11089口,可是到了东汉顺帝永和五年,平均每县户和口最少的 郡却要数到朔方郡。这一郡每县平均才有361户,1307口。其他各郡较之朔方郡似乎稍好一点,可是论起每县平均户数来,都比不上西汉的数字28。当然边地人口的减少,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不过这至少还应是其中的主要原因。再后到献帝建安二十年,曹操当政的时候,就颁布了 一项诏令,省去云中、定襄、五原、朔方郡,郡置一县,领其民,合以为新兴郡29。这当然不包括这几郡中的匈奴人口。边地人口稀少若此,长城怎么还能起到作 用。曹魏初年,又徙新兴郡于句注山南,岭北诸地也就完全弃掉30,这就更说不上长城了。

10月4日,晴。昨晚换了个蒙古包,睡的暖和舒服。早上起来晚了些,快8点了,今天

回答:

继续寻找高阙塞和阴山岩画。赶紧洗漱,收拾行李出发,到前面的熬伦布拉格镇去吃早餐。

首先,感谢悟空的邀请。下面咱们聊聊赵武灵王和包头的赵长城。公元前几百年的事儿了,从哪说起呢?先说个大家熟悉的典故吧——胡服骑射。

在镇上找了家包子铺,拣了十来个韭菜包子边走边吃。从C110接上S312至抗锦后旗狼山转

《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而至云中、雁门、代郡……”说的就是英明神武的赵武灵王赵雍即位时,赵国正处于内忧外患的危急关头,他力排众议,毅然推行了“胡服骑射”。凭借这次伟大的改革,赵国走上了强国的道路。

X722县道,一路沿着绵延不断的阴山山脉行进。

燕赵大地,指的就是华北平原这一片土地,这里北邻草原——那里曾经是少数民族的地盘儿。赵国的首都在邯郸,按理说它离内蒙古还挺远的。赵国的铁骑从河北出发,西略胡地,将九原、云中等边塞重邑归入赵国版图;西北则向频繁叩击赵国边境的楼烦、林胡等胡人发起攻击;攻破草原诸族后,扩地千里,使赵国的北部疆域扩展到了阴山山脉全线。为了巩固北部边疆,于是,下令修筑赵北长城,自代并阴山(今内蒙古大青山、乌拉特山)而西,直抵大河(今内蒙古乌加河),而置代郡、雁门、云中郡,以防匈奴南下掳掠。在广阔的大草原上,顺着山脉修长城是最明智的选择。

www.867.net 2 阴山山峰 www.867.net 3 www.867.net 4 www.867.net 5 www.867.net 6 www.867.net 7 www.867.net 8 www.867.net 9 www.867.net 10 www.867.net 11 www.867.net 12 www.867.net 13 www.867.net 14 www.867.net 15 绵延不断的阴山山脉

划重点来了,赵北长城东起于代(今河北张家口境内),经云中、九原(今内蒙包头市境内),西北折入阴山,至高阙(今内蒙古乌拉山与狼山之间的缺口),长约一千三百里。现在这一段赵长城的遗址还断续绵亘于大青山、乌拉山、狼山之间。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去寻找一下。

阴山山脉: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山脉,横亘在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及河北省最北部。西端以低山没入阿拉善高原;东端止于多伦以西的滦河上游谷地,长约1200公里。东西走向,包括狼山、乌拉山、色尔腾山、大青山等。阴山蒙古语名为“达兰喀喇”,意思为“70个黑山头”。阴山山脉是古老的断块山,是农牧交错地带。阴山的最大特点便是南北不对称,南坡山势陡峭,北坡则较为平缓。山脉的平均海拔高度在1500至2300米之间。山脉主体由太古代变质岩系和时代不一的花岗岩构成;在两侧及山间盆地内有新生代地层。山前和山谷两侧普遍发育有多级阶地。山脉北坡起伏平缓,丘陵与盆地交错分布,丘间盆地沿构造线呈东西向分布,盆内沉积岩属白垩系,第三系地层,上覆第四系厚层砂质粘土。

值得一提的是,在战国时,各个诸侯国之间打来打去的,各个诸侯都有修建长城。《史记·赵世家》上记载:“肃侯十七年(公元前333年)筑长城。”这道长城主要是用以防魏国的,同时也防秦国,这就是漳滏长城,在如今河北临漳、磁县、成安县商城镇一带,尚有遗址可寻。

阴山地区人类活动的历史非常悠久,是内地汉族与北方游牧民族交往的重要场所。山脉间宽谷多为南北交往的通途。阴山山区现存名胜有昭君墓、战国赵长城、高阙、鸡鹿塞、武当召、美岱召、百灵庙等。古今有许多著名诗句描写此山,如北朝最具代表性的著名民歌之一“敕勒川,阴山下,天似苍穹,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又如唐代诗人王昌龄的“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等名句,都如实地描写了历史时期阴山的风光和人类活动。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将战国时燕、赵、秦三国在北方修筑的长城连成一体,形成了具有中华民族象征意义的万里长城。

www.867.net 16 www.867.net 17 www.867.net 18 www.867.net 19 www.867.net 20 www.867.net 21 www.867.net 22 www.867.net 23 敕勒川——风吹草低见牛羊

回答:

本文由www.867.net-澳门威尼斯注册网址www.867.net发布于生活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阴山山峰,使赵国的北部疆域扩展到了阴山山脉

关键词: